万博全站app 1.26

那么多的早晨和下午(外四首)

2018-10-09 16:08:30 作者:张伟 来源 浏览次数:0

那么多个早晨和下午

 

我牵着一头吃草的驴

牢牢的控制在手心里

 

那么多个早晨和下午

我和我的驴一起悠闲

 

徒步在空静的手心里,合着一本马可波罗

或者翻阅起一本无人的田野,驴就在上面

我的驴不会嗷嗷的叫,我抚摸着我的脖子

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在学驴嗷嗷的发出声

 

那么多个早晨和下午

一群驴从天边走过,我看到了大地正在生长

我继续抚摸的不是我的脖子而是我的生殖器

 

她就要回去了,我的驴拖着她

我看到了大地更加疯狂的生长

 

总是在晴朗的天气里

 

这是晴朗的天空

放荡的青春不再那么仓皇

这是迷离的青春

淡淡柠檬草心酸里又有芳香的味道

 

是不是回忆就是

一种荒凉的,让我爱上

这安静的生活

如果流动,就流走它存在的生长和凋零

 

总是在晴朗的天气里

纵使失望,因为

有所期待

花香也只是幸福的蜂房

 

从一个器皿开始,就没有结束

 

盛开的音乐,庞大的人群

完整的搁置在器皿中

期间,石块敲打发出颤声

做音乐的不是人类

恐龙蛋被当作地球踢来踢去

产生了恐龙效应

从有时间开始,到无时间结束

这是一个过程,穿着一身烦躁

 

看着一些男人和女人

他们只是在四周走来走去

像极了一团云雾,从山顶到天空

昨日,他们还是影子

大白天的时候出来相亲

到了晚间他们只是捕捉风作为调剂

给自己毁掉的土地上贴一些标签

然后煮熟了,在水边围城

 

这世上好看的花都有刺

是透过B超收集的一些散乱,无根

模糊的状态,然后一群男人

开始只是驻足观看,最后

集体出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

水泄不通的原理

花有刺,能刺痛蜂群

人有刺,却能刺穿心灵

 

一开始,开始的不是开始

是把开始作为一个女人

首先穿着一些颜色,兑点香油

然后叫几个英文字母,或者音乐节奏

在黑啤的夜行,犀利哥的肚皮上

炒出一盘美味。几个人围起来

只看不吃,还要说:进去的就别出来

接着没有开始,叫做围城

 

或许,胡须从地里长出

 

或许,胡须从地里长出

像娼妓一样只会用鼻子

生硬的地表被呼吸遏制

 

地球已经调至震动状态

或许用杠杆才能挑起爱

如果要平衡,我选择离开

 

天空有一朵云,很轻

她不知道在远方,胡须

从地里长出来

 

太阳开始直立行走

所有阳光在午夜

被你收集

 

咖啡,半夜的鸡叫声

 

鸡叫声扶着修葺过的花园

从那山到这山,从咖啡钻进被窝算起

是二十八还是二十九,只有一次

请按照拿破仑的航标行走

无论风声多少斤,雷声多大?

请直走。无需拐弯

如果你看到的是散了架的肋骨

一定是被鸡叫的声音震碎

仅一次灯枯,就算你行尸走肉

被至高的评为夜半钟声

女人们是注定要离开,前面的花园

种着一些精力旺盛的生殖器

还需要沿袭你的气息和脉搏

 

最后,收紧的

也只有一次。是在你登上方向

不被方向左右的同时,才能

在极易疲劳和迷糊的状态下

驾驶自己的坐骑,只喝啤酒

因为大肚拖下的皱纹能亲密接触

和坐骑沟通感情。去咖啡的王国

鸡叫的声音只有一次,起来了

就不能沉睡,沉睡了就要重生

还是只有一次,抽烟的姿态

是脱去盔甲把自己显摆的耀眼妩媚

 

锯开你的记忆,挖出一些悬崖

等你,只为等你在半夜鸡叫后

喝着啤酒,颠着肚皮

拖着长长的影子来重生

接着走,走的虽然慢了些

通往天梯的扶手变得通红

为你铺开的仍是一条大路

记忆枯竭,夜色无期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文章